呼延栗子-求评论

(高产低质,莫毛圈底养老中)
“毛毛最爱哭鼻子了,每次他一哭,我只要拿布娃娃哄哄他,他就破涕为笑,像个小傻瓜。”
莫雨说到这里,不禁嘿嘿一笑,倒不像江湖传闻中的小疯子了。

为了我爱的人们,也为了我爱的艺术。
功到自然成。共勉。

【莫毛】流星(贼短)(没有文笔)

我真的不适合写文(望天)


他们上次在这里的见面并不愉快。
走时,王遗风对莫雨说了一句,有力量才能夺回一切。
莫雨平生一直聪明,可这里他并未明白。
什么是有力量?
是能打败谢渊?那他身后的浩气盟呢?那浩气盟背后的整个江湖正派呢?还有监视者这个江湖的朝廷呢?
而他打败了一切后,毛毛,他的毛毛,还会在吗?如果在,还能接受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吗?
他走向了浩气营地北边,他们约定想见的地方。

“......你愿不愿意跟我走”

“打完这仗再说吧……哎,莫雨哥哥......”


莫雨明白了,他的确需要力量。
——抗拒命运的力量。

白雪落在穆玄英的眼睫上,可惜他睁不开眼睛了。
他出生于冬天,可他现在厌恶极了这黑色的空气——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。周围静谧的能听见落雪的沙沙声。

血透过衣服渗入血中,红的耀眼,像鹤一样。
可惜成为鹤的不是他,他已断翅无法飞去,等这里被雪埋没之后。他大概就成了陪葬,穆玄英心想。

恍惚间他入了梦,一个人,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,发着刺目的光向他走来。他想上去沐浴这片光,即使他会被刺伤,因为他现在需要光和温暖。
但无边的黑暗再次到来了,他醒了,有人将他从雪地里拖了出来。

穆玄英有点恼火这个人,连他在梦里获得光明的权利都要被剥夺。
但他又下意识不想恨他,因为他期待是那个人来救他。
不会的,怎么可能,他在恶人营地好好的,哪会来这种地方找他。穆玄英愤恨的否决自己的想法。

他猜对了一点,这人的确不是莫雨。
他又猜错了一点,莫雨的确在恶人营地,但他并不好。


莫雨醒后发现自己断了一只右臂。不过比穆玄英好些,他还有意识,还能走动。
他脑内只有一个念头:去找毛毛,问清楚他之前问题的答案。

他没有找到。
好像老天之前安排的、他们总能无意间找到对方都是假象,能给予他产生“一定找得到”的念头的假象。
后来是莫红泥找到的、再次昏迷的莫雨。


莫雨一直在营地。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他梦见了稻香村,他的毛毛坐在地上靠着石头呆滞地望着他。
他走近,毛毛却消失了。
毛毛会再来的。莫雨心想。

这次他的感觉很准。
莫雨坐在石头上等着,自觉天色越来越暗,直到夜空布满了星星。他向下望去,他坐的石头也消失了,脚下也全是星星,仿佛置身于幻境之中。
他又望向远处,两个孩子正要进屋,正是十岁的他和五岁的毛毛。

莫雨正想走上前一探究竟,忽觉背后一阵强光。

不知谁说过,美,就如上等香料,在它被焚烧碾碎的那一刻,才最显芬芳。

他转过了身去。


正是他要等的那人。
他们对视而笑,整个世界被他们所照亮。

这里还是稻香村,孩子又跑出了屋子玩耍。

评论

热度(13)